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峰偏南

追逐探险的心灵

 
 
 

日志

 
 

旅行(八)  

2008-11-02 13:38:00|  分类: 读书行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下寺旧事

处于树林包围中的下寺,是个幽静的地方。因为独立而处,超然物外,距离喧嚣、张扬甚至张牙舞爪的九层楼(96窟)最远,远离宏大叙事的聚焦中心范围,偏于北窟一隅,最不起眼,最少人关心。因此,下寺对面的七佛堂下的16窟也被古代聪智的僧人们选中,封藏了一千年以来的秘密。即使在现代,如果在它附近没有17窟(藏经洞)的话,它永远是被人遗忘的小角落,高先生称它“离人群愈远,它愈开阔”,是一个只属于个人的小世界,于我心有戚戚焉。

图:北望下寺全景:

除了宁静的氛围,喜欢它的原因,它本身还与二个人物有些关系,是个人命运的见证者,一是王圆箓,一是高先生。

图:下寺东门

 

王圆箓大半生在清军队中度过,干得是刀枪下舔血、吃肉的营生,老了,不中用了,被所有的人抛弃了,故乡湖北麻城也是回不去了,孤零零一个人,没有家庭,没有亲人。莫高窟、残败的下寺以包容的胸襟惺惺相惜地收容了他,给了他一个宁静的世界。他成了下寺的管理者,与下寺相依为命,直到生命的终点,他再被下寺抛弃,没后再被世人唾弃。自从他在这里安家,或许他就开始忏悔前半生的罪恶,将人生的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虔诚的宗教信仰的救赎里。因此他开始将曾经的佛寺下寺改造成道观三清宫,供奉道教的神祇以求祈福;他又将目光瞄准在近在咫尺的七佛堂,去抢衰败的佛教的地盘,将之改造、扩大成道教徒们的圣殿,以获得心灵世界的安慰;他以宗教的热忱去清理已被流沙掩没大半的16窟,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精心保存了千年的惊天秘密;为了信仰,他可以用他所认为的“那个洞中的垃圾”去换取他奉献宗教的功德,无论是巴结奉送给敦煌当地的权贵,还是打包出卖给从千里之外闻风而至的化装的所谓的“洋和尚”,他一点儿也不在意;他唯一在意的是如何请人来塑好老君像,以符合道教徒们心中的仪范;如何来以鲜艳的壁画来装点圣殿的四壁,以营造神秘的献身宗教的氛围。做这些“功德”,他需要钱,他需要财力的资助,需要权力的庇护,他需要为他的出卖寻找宗教正当性的支持与理由。有的研究说,王道士得来的金钱他全部用于宗教需求方面了,丝毫没有用于他个人生活的改善上。这固然或许能说明虔诚的宗教信仰能提升修道者的道德品质,但王圆箓真的在宗教信仰中获得了救赎吗?他真的获得了解脱与安宁吗?不得而知。或许会,或许没有。反正他已经听不见、根本不在意后人的评价了。王圆箓的命运就是这样怪异:他被莫高窟收容,又背叛莫高窟;他欲获取心灵世界的宁静,却搞得外部世界颇不安宁;他的名字既遭世人唾弃,也被学者们一次又一次地书写。

 

另一个人物,高先生1962年6月避难来到莫高窟。莫高窟收容了穷途末路的他。下寺也给了他一个家园,精神家园。在这里,他找到了短暂的精神上的自由,同时也是无可奈何的羁绊,精神家园不过是梦里的、虚幻家园,往往会被无情的现实碾成粉末。莫高窟既拯救了他,又给了他更大的人生伤害:妻离子散,受尽屈辱。四十年后,高先生回忆起在下寺时的心路历程:

 

有天深夜,我渴了,到四六五洞去取我的暖瓶。巨树森黑,月影满地,足音清晰。唐宋窟檐上,间或传来几声檐马的叮当。隔着密林,那古代的声音像就在耳边。甚至那些较大的沙粒从悬岩上落下,打在窟檐或楼道上的细微沙沙的声音,也都清脆可闻,使寂静更加寂静,静得像戈壁一般沉重。我穿过长长的沙路,爬上高高的梯子,进出黑暗的洞窟,没入阴森的古寺,一路上都觉得自己像一个幽灵。推开房门,看到昏黄的灯泡照着那一桌子破旧的古书,我突然有一种被活埋了的恐惧。无边的寂静就是坟墓,在其中那些古人虽然已经死了,好像还活着;我自己虽然活着,却好像已经死了。

以前在惊涛骇浪中浮沉,我曾经渴望寂静,梦想着有一个风平浪静的港湾,好安顿遍体鳞伤的身心。现在我得到了寂静,同时也就明白了,寂静不等于安宁。轻柔温软的寂静,有一个冷而且硬的内核;它是刹那和永恒的中介,是通向空无的桥梁。当我感觉到,而不是推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产生了逃避寂静的欲望。

 

第一次读到高先生的回忆录时,首要印象是:冰冷、残酷、仇恨,一肚子邪火四溅,对人对事都是口露犬牙,咬上几口,一个都不宽恕。但是,等到多读几遍,了解到他的人生遭遇后,是可以理解他说的“仇恨是我们扎在祖国大地上的深根”,他的对人与事的深深不信任感源自于伤害。但最终,当他失去了扎在祖国大地上的深根时,感到更遥远地漂离了那片浸透了血泪的厚土时的沉重漂泊感时,又开始了对过去残酷岁月的记忆。用一种沉重去消解一种沉重。有以毒解毒的意味。这不是更可怕吗?王、高二人的命运,只能使我对人生有消极的看法:人是逃不出宿命的。人生就是宿命本身。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