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峰偏南

追逐探险的心灵

 
 
 

日志

 
 

夏河拉卜楞寺之旅(三)  

2008-10-10 13:12:20|  分类: 读书行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在白海螺小广场

四点钟时,街上一阵喧嚣,那种声音真是难以形容,是一种尖利的啸叫声。我并没有联想到什么。五点钟时,我走出了招待所。突然惊讶地发现,大街两侧的台阶上站满了人,不,是挤满了人,尤其在沿街两侧的店铺的二楼走廊里,人们都抬头向东边的方向望去,人们的表情很复杂,没有欣喜,也没有庄重,多数好像是不知所措的样子。小孩子们却依然在快乐地跑来跑去。在靠近西边的桥附近,围观的人群更多。大部分人都在围观,一言不发。     

一个现象引起了我的警觉:大街两侧的店铺都是大门紧闭,纷纷拉下了铁质的卷闸门。招待所对面著名的“卓玛旅社”也是卷闸门紧闭。街上已无交通工具在行驶。这与我中午刚到时街上车水马龙的景象完全不同。我沿着街边的人行道慢慢向东去散步,我的计划是去白海螺小广场散步,并在白海螺餐厅吃晚饭。一路上,我又观察到很多街上的店铺已经贴出了转让启事,应该是生意不好吧。街边的小学、银行都是紧闭大门。到了白海螺宾馆门前,我也与人群一起站在台阶上,向东张望,但我并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到原先在招待所里听到的那种尖声惊叫。又站了一会儿,静静的,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于是,我向南走过小桥,转向西边的白海螺小广场。因为广场边上有一个白海螺的雕塑作品,所以我称之为白海螺小广场。在广场北边,临近大夏河,有一些体育器械,我走过去,在吊环、单杠上玩了一会。有二个穿校服的小姑娘站在单杠边上聊天。我就与二位小姑娘聊了起来。

 

与两位小朋友告别后,我又绕着小广场转了一圈,其间又听到那尖叫声往西边的寺院方向去了。我又看到白海螺雕塑正对着的马路南边有一关帝庙,就好奇地过去参观。这当然是汉族人民的庙宇。有一很高大的牌坊,上书“关帝庙”三字,过了牌坊,跨进庙门,但正殿的门紧锁,透过门缝,也看不到里面的雕塑。正殿门两层的侧壁上有两幅艺术粗糙的壁画。但庙里没有人看管,冷冷清清,而且也无香火供奉。看来,汉族人民的神祗在这里香火不旺呀。出了庙门,我观察到,街两边的民居建筑几乎都是汉式,没有藏式的建筑。看来,白海螺桥以南,可能是汉族居民区吧。

白海螺餐厅已经关门。我向东走到汽车站附近,又折回招待所,途中没有看到饭馆在营业。大街上的人也已基本上散去了。有警车在路口,用藏汉两种语言向群众宣传不要围观。在路途中,有看到一位父亲在训斥自己的小孩赶快回家,不要站在街上看热闹。回到招待所,以面包作为晚饭。

七点以后,躺在招待所里的床上看金申著《西藏的建筑与佛教艺术》一书。同住的两人都是四川省的藏民,一位会说汉语,一位不会说汉语。但两人对我的态度非常和善、友好。与会说汉语的、年纪较大的藏民交谈,探讨藏传佛教的理论问题,但他说并不懂理论问题,他的宗教信仰体现在转经桶、灵塔、寺庙,以及念六字真言上,以此为家人、为自己祈福。年纪小的藏民友好地请我喝水,我表示了感谢。并学习了在安多藏语中“水”与“谢谢”(TUJIQI)的发音。

凌晨二点半,有全副武装的警察来查房,叮嘱我们要关闭好门窗。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