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峰偏南

追逐探险的心灵

 
 
 

日志

 
 

博士论坛会议听闻记  

2009-08-21 08:56:21|  分类: 所闻所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士论坛会议听闻记

八月初,在大学举行了“百年敦煌学专家论坛暨全国博士学术论坛会议”,我在此会议上听闻到一些新鲜的议论,略记如下。

 

有专家说,敦煌学已经走过了一个世纪的历程,不要再提“吾国伤心史”,“敦煌学在世界”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心怀天下,才能独树一帜。

 

有专家在治俗文学史时,已经注意到“写本”与“集子/文集”之间的差别,现存的分类校录本,虽然有功于研究,却也反映不出写本的原生态状况;同时,也要打破“纯文学”的条条框框,将民俗文学也纳入,为文学正名。

 

有专家说,现世浮躁,功利性地“夺金牌”现象远远甚于真正对学术有兴趣者,今世已无季任矣!(指7月逝去的季、任二先生)

 

以上三点,我深意为然。

 

马世长老先生的发言,很有力量。他认为,目前所谓的“敦煌学”的概念已经被扩大化了,就像是一个筐,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装。但石窟(遗迹)考古与藏经洞内物品(遗物)研究仍然是“敦煌学”最主流的二支,但遗迹与遗物包含的历史信息差别很大:遗迹具有不可移动性,保留的原始历史信息较多;但遗物却是由于被移入保存的,因此,与原有共存关系已经被打乱了,是否是原貌很难说清楚。虽然如此,遗物由于可移动性,因此有可能在世界任何一地,均可能集中精力研究,故出成果也较多。但石窟就在那里,必须要在野外、在现场、付出更多的时间成本(把冷板凳坐穿)才可能会有一点成绩,但此成绩却有巨大的贡献。但考古方面的人才却难得,也难培养,现今也不愿意有人投入太多的时间去专一研究。这一点上,老一辈学者的努力比现今的学者用力要勤奋和深厚。以敦煌莫高窟的形制为例,虽然有石璋如先生的调查数据,功德很大(考古数据表明:窟前有木建筑的殿、殿后才是洞窟,这是唐宋时期洞窟的原貌),但在现今为至,仍然没有洞窟形制的彻底、完全、集大成式的著作,主要在于人才的断代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才不是十年可得的。

 

李正宇先生独辟蹊径地再次灌输“敦煌世俗佛教论”。他认为过去的佛教史研究,多以佛学观念套佛教本身,是一种局限的思路。以敦煌佛教为例,敦煌佛教自流行以来,经典基本保持不变,但佛教的变化太巨大。信徒们逐渐追求现世生活,更关注今生之幸福,以敦煌佛教来看,中古时期的中国,佛教与佛典精神几乎是背道而驰了。敦煌几乎形成了多宗派的佛教,什么都信,在信仰上不分宗派。戒律并不严格,事实上,佛教徒的生活方式如喝酒、参战、吃肉,有奴仆、雇工,放贷,与世俗生活无异。这种敦煌佛教之观念与现实之相反,在中原也有零星之不同之表现形式之存在。“世俗佛教”之概念可以形成。

李先生之观点主要在于认为以前的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提倡必须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去研究宗教问题。吾以为,李先生的思路方法有价值,至于其论点,固然论敦煌十分精彩,但论全国却非易事。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