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峰偏南

追逐探险的心灵

 
 
 

日志

 
 

西汉时就有纸质书信了吗?  

2010-06-11 12:12:47|  分类: 读书行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汉时就有纸质书信了吗?——“赫蹏”与“赫蹏书”辨

 

《汉书·外戚传·孝成赵皇后传》中记载了司隶校尉解光弹劾皇后赵飞燕的奏状,其中记载有:中黄门田客第三次持汉成帝的诏记(以绿绨方底的箧子盛装、封以“御史中丞”印)与掖庭狱丞籍武,籍武打开大箧子中的小绿箧子,发现中有裹药二枚及一封书信。原文如下:

 客复持诏记,封如前予武。中有封小绿箧。记曰:“告武:以箧中物、书予狱中妇人,武自监饮之。”武发箧,中有裹药二枚,赫蹏。  书曰:“告伟能:努力饮此药,不可复入,女(汝)自知之。”[1]

唐代颜师古注《汉书》时,引东汉人应劭的解释,“赫蹏,薄小纸也”。由此,后世许多人将“赫蹏书”解释为在薄小纸上书写的书信,如宋代朱长文撰《墨池编》卷六中认为在西汉末年时,书信已有用薄纸书写者[2]。后人也往往据此将纸代替简牍的时代从简纸并用的晋代推前至西汉时。造成以上误解的原因是对上文“赫蹏”与“书”的连读,若将“赫蹏”与“书”分开读,则不会产生误解。因为在前文汉成帝给籍武的诏记(书信)中明确说明小绿箧中共有二件东西,物(二枚药丸)与诏记(成帝给伟能(即曹宫)的书信)。即:赫蹏是用来包裹药丸的薄小纸,在文中是用来描述二枚裹药的状态的,说明是用薄小纸来包裹的,其上面可能写有药物的名称。书,指得是汉成帝给伟能的书信,“曰”后的内容就是诏记的正文内容。

皇帝的手诏称诏记。清人王先谦注意到诏记与诏书有别。他认为:诏记,出于上手,故谓之手迹,或手记,或手札[3]。即诏记,是汉成帝的私人书信。它与诏书代表的公文不同。但无论是诏记与诏书,在西汉末期,都仍是以简牍为载体的,而不是以纸为载体的。虽然考古发现西汉时期的纸屡有出土发现,但此时的纸主要是作为包装材料而出现,据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发表在《文物》2000年第5期上的《甘肃敦煌汉代悬泉置遗址发掘简报》,悬泉出土的纸的数量接近五百片,写有文字的纸有十片,一片西晋纸文书,二片东汉时期,其余为西汉昭宣成时期。其中的一片纸上的文字为药名,可能是做为包装材料的纸。

因此,《汉书·孝成皇后传》中的诏记是写在简牍之上的,从前文中的内容也可以证明:当汉成帝第二次给籍武的诏记中问“儿死未?手书对牍背。”籍武于是亲笔书于牍背回报成帝:“儿现在,未死。”显然,无论是成帝给籍武的书信还是给伟能的书信,都是书于简牍上的,而不是写在薄小纸片上的,不然就不会有籍武手书牍背之举。赫蹏,在西汉时,指包装药丸的薄小纸片,其上可能写有药物名称,也可能不写。但在西汉,没有所谓的“赫蹏书”,即写于“赫蹏”上的诏记。在西汉时期,书写的主要载体仍然是简帛而非纸。

 

参考文献:

[1]汉·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2:3991.

[2]宋·朱长文.墨池编[M].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3]许同莘.公牍学史[M].北京:档案出版社,1988:47.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