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峰偏南

追逐探险的心灵

 
 
 

日志

 
 

法藏西域文献汉文残帖中的“处半”  

2011-03-13 12:30:14|  分类: 姑妄言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西域文献中有许多来自西域地区(今新疆)的文书。伯希和(Pelliot)编号P.3533共有43个分号,均为少数民族文字(粟特文)[1],其中第31号较为特殊,为汉文残帖,夹杂在众多粟特文文书中,非常不显眼,但却保存了重要的历史信息,与唐前期对西域的有效治理相关。现将该文书录文如下。

P.3533P31《唐某年二月廿八日帖》

(前缺)

* 鸡

* 处半白骨雷

(注:有一方印)

* 论处半白支陁地肥

* □驮垓处半白蘓毕黎(參)

* 地处半白吉招失鸡

* 徵(征)

* 须有问答。帖

    (注:有一方印)

* □答所由。二月廿八日

 

* 参军王  □(修?)[2]

P.3533文书见于上海古籍出版社和法国国家图书馆于2002年联合出版的《法藏敦煌西域文献》第25册,文书编号后括号内明确说明P.3533P31是伯希和探险队得自今新疆库车县西面的DA(都勒都尔·阿护尔,Douldour-aqour)的M.507。其中的第31分号是个汉文帖文书残片,上半部有火烧焦的痕迹,编者将其定名为《唐某年二月廿八日帖》[3]。此残帖书法精美,行楷工整,字体较大,墨色浓,纸上残留有官印二方(印文难以辨认),可能是官文书原件。文书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多次出现“处半”一词,后为人名(多是西域的龟兹人姓氏白姓),因此“处半”可能是某种官职。文书中的“处半”与在新疆发现的汉文文书中的“叱半”同音同义,应该是同音的异写。日本学者吉田丰认为“叱半”可能对应于于阗语chaupam(吉田丰《Sino-Iranica》,《西南ァジァ研究》第48号,1998年,第45页),他还进一步指出于阗文中chaupam 和在库车都勒都尔河阿护尔(Douldour-aqour)遗址出土的汉文文书中的“处半”(E.Trombert,Les Manuscrits Chinois de Koutcha ,fonds Pelliot chinois de la Bibliothepue nationale de france,Paris: Bibliothepue nationale,2000,pp.49-50,131.)、突语语中的cupan等词联系起来。由于在几乎所有的材料中这个词都表示低级官员的意思,因此吉田先生认为它们都是来自同一语源的,可能来自厌哒语[4]。因此,“叱半”“处半”都是对于阗语champan的汉语音译。

“处半”是一种什么官职呢?其职掌是什么?学术界对“叱半”的研究成果较多,如法国大学者沙畹(Chavannes)指出和田出土的汉文文书中“叱半”是一个低级官吏。(E.Chavannes , Les documents Chinois decouverts par Aurel Stein dans les sables du Turkestan oriental,Oxford,1913,p.221,note 7.)。文欣进一步研究后得出的结论是“叱半”这个官员是和村(bisa)的建制结合在一起的。举例如麻札塔格出土《唐于阗神山某寺支用帐历》(Or.8211/969—72)有“西河勃宁野乡厥弥拱村叱半萨童”的记载[5],近年在和田地区发现的四支双语木简的汉文部分也提到了“屋悉贵叱半”。在和田附近麻扎塔格出土某寺支用历中,常列有某坊或某村“叱半”收税、草的记录。综上所述,“处半”在8、9世纪的唐统治西域时期是少数民族村庄主要负责征收赋税、物资的少数民族固有的低级官员。

P.3533P31《唐某年二月廿八日帖》,其主要的文献价值在于:

(1)帖是唐代的一种下行公文,在唐前期主要是用于折冲府下发的军帖,与一般内地州县下行的公文“符牒”不同,它有较为特殊的下达对象。自唐显庆三年(658)将安西都护府迁到龟兹后,下设四镇,对龟兹、于阗等镇进行了有效的治理[6]。在今库车都勒都尔·阿护尔应有一个军镇,故此《帖》可能是某镇官员给下辖的村落的少数民族首领下的公文,可能与征收军事物资与给养相关。

(2)驮垓等村地名,为研究唐代柘厥关附近的地理提供了材料。王炳华先生已经考证出都勒都尔·阿护尔遗址是唐代的柘厥关,今名玉其吐尔[7]。《帖》文中出现的“驮垓”等村名都是龟兹语固有名字的汉语音写,为研究与之对应的原语也提供了材料。可与出土于同一地点的汉文文书中出现的“移伐姟村”、“伊禄梅村”、“无寻苏射堤村” 、“都野提黎伏陀村”等地名相互参照进行研究。

(3)参军王修等僚佐姓名为研究唐代安西都护府内的僚佐提供了材料。安西都护府属军府,其下并无州县的建制,府下仅有军镇(城)、坊村,故帖文中的参军,只能是安西都护府下军镇的仓曹参军。《唐六典·三府都护州县官吏》记载“上镇……仓曹参军事一人。从八品下,职同诸州司仓。”[8]由军镇直接向坊、村一级的少数民族官员下“帖”征收物资、粮食给养,是唐代安西都护府军事羁縻统治的显著特征。即:唐军府与少数民族的村坊官员打交道,并未直接统治其人民。





[1] 敦煌研究院编:《敦煌遗书总目索引新编》,中华书局,2000年,第285页。


[2] 图版见上海古籍出版社、法国国家图书馆编:《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西域文献》,第25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第193页。


[3]上海古籍出版社、法国国家图书馆编:《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西域文献》,第25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第193页。


[4] 文欣:《于阗国官号考》,《敦煌吐鲁番研究》第11卷,2008年,第143页。


[5] 沙知、吴芳思编:《斯坦因第三次中亚考古所获汉文文献(非佛经部分)》,上海辞书出版社,2005年,下册,第329页。


[6] 参刘安志、陈国灿:《唐代安西都护府对龟兹的治理》,《历史研究》,2006年第1期。


[7] 王炳华:《新疆库车玉其土尔遗址与唐安西柘厥关》,收入《丝绸之路考古研究》,新疆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97页。


[8] 李林甫撰、陈仲夫点校:《唐六典》卷30,中华书局,1992年,第755页。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