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峰偏南

追逐探险的心灵

 
 
 

日志

 
 

严耕望:《唐代交通图考》  

2013-12-07 20:52:07|  分类: 读书行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耕望《唐代交通图考》,第三卷,《秦岭仇池区》,《“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专刊》之八十三,台北:1985年

 

篇十九:汉唐褒斜驿道,第701-728

严耕望认为,“唐代所谓褒斜道绝大多数指褒城(今陕西汉中褒河)至凤州(今甘肃凤县)道而言”,只是借用了汉魏褒斜古道的名称罢了。第701页。

1先秦时期,周幽王伐褒之路;

2战国,秦惠文王时,秦蜀二王相会于褒谷;范睢为秦昭王相时,大修栈道千里,通于蜀汉,大概所修就是褒斜道。(这是因为秦都城由雍(凤翔)迁至咸阳的缘故,以求路通蜀之路捷近的缘故)

3秦末汉初,陈仓、大散关道成为故道,旧道,刘邦由散入秦。(也因汉都长安,旧道迂远)。

4汉武帝大修褒斜道,欲以通山东漕运,雄心勃勃,万人作道五百余里,道果便近。《华阳国志》:玺书交驰于斜谷之南;玉帛践乎梁益之乡。(汉武帝时,通褒斜,行漕运之方案:从南阳上沔入褒,褒斜间百余里以车转,从斜水下渭水,汉中之谷可至长安。山东漕运从沔,便于黄河砥柱之漕。

5西汉末年,史书所见武功谷口栈道,即褒斜栈道

6王莽新开子午道,褒斜不废

7东汉永平四年,诏开褒斜,凿通石门,褒谷之险

8汉安帝元二之灾,羌人阻绝褒斜道,乃重修子午道

9东汉末年,刘焉使张鲁据汉中,断绝褒斜谷道,以利割据,流民南徙皆从子午道

10曹操下令重修褒斜道,与刘备争夺汉中,题名于褒谷之口。褒斜道五百里,山谷深险,曹操称之为五百里石穴,南郑直为天狱中,对能顺利救出夏侯渊军队、撤退人民到关中,表示惊喜。

11魏蜀交兵,多由褒斜

12东晋南北朝时代,南北分立,不以南北交通干线为急务,未修褒斜道

13北魏正始四年,汉中献地,为有效统治,诏开褒斜,乃是经大散关回车戍至褒城道

14魏收《魏书》所称“斜谷旧道”者,正是梁州刺史泰山羊公所奏开之回车新道,取陈仓、散关大道,由凤县梁泉东南经回车而达褒城。《石门铭》中明确所记“自回车至谷口三百余里”。

15西魏大统十七年,达奚武由散关出回车戍至南郑,所南出者是丘白马城、阳平关也,非褒城。唐僖宗光启二年幸兴元,褒谷栈道被兴元节度使石君涉烧掉,乃变计由他道而至唐西县(今勉县),即出白马道也。

16综观北魏、西魏五十年间,开通汉中道路,皆为回车道,不走褒斜道

17唐初,重修褒斜,实未置驿

18唐中叶之后,始屡修秦川通褒城之道,置馆驿。在此之前,凤翔斜谷路馆驿停废不置,直到有重大政治、军事行动时,才会由中央政府下令相关地方长官修置道路。

A唐宪宗元和元年(806),为讨伐西川节度使刘闢,复置褒斜路馆驿,实是古回车路。B敬宗宝历二年(826)兴元节度使裴度奏修斜谷道及馆驿,所修正是汉魏褒斜古道无疑。

C文宗开成四年(839),兴元节度使归融,大修散关至褒城道,共置十五驿(约450里)。仍然遵循北魏回车路,朝野称之“褒斜旧道”,“斜谷旧道”。[按《元和郡县志》和《寰宇记》,兴元至凤州梁泉县三百八十里,褒城至兴元三十里,回车至凤州梁泉县六十里;凤州东北至凤翔府二百八十里,则凤州至大散关约138里,即散关约在凤州和凤翔的中点上。800年成书的《通典》中记载兴元府至凤州三百九十五里。]

D宣宗大中三年(849),兴元节度使郑涯,新开文川谷道(550里),以避褒谷石门之险。比十年前归融所创修之散关—褒城道,就进入京师的道路里程而言,减捷十驿之路程(约300里),省去了从“散关—宝鸡—凤翔—扶风”之间约242里的路程,约十驿之程。[据《元和郡县志》,散关东北至宝鸡县52里,宝鸡县东弱至凤翔府90里]其中文川道上的“二十四孔阁”是文川路上的关键节点,其证明:从二十四孔阁地区以北至河池关一段,大体遵循汉魏古褒斜道,从河池关东北至眉县之里程与东南至兴元之里程,大略相当。唐宋地理方志书中所称“兴元府北取太白山路至凤翔府路”六百里,或六百七十里,其南段大概就是文川路南端的路线。

E大中四年(850),兴元节度使封熬复修褒斜旧道,置馆驿。这条斜谷旧道,其实就是文川道开通十年前归融所修之散关、回车、褒城旧道。因为其废弃不久,故能以一月之功而修成,二月时间而正式投入使用。

F僖宗光启二年(886),所修栈道,即是散关经凤州至褒城的斜谷道。

G后唐天成三年(928),兴元府奏修斜谷阁道二千八百余间,也是散关褒城道。

(四)、唐褒斜道(斜谷道)之名与实;第728-751

唐中叶以后史籍志书所见之“褒斜道”、“斜谷道”之名,多数指散关至褒城道,即北魏所开通之回车道,汉魏古褒斜道反而不著矣。第728页。证明,盛唐以下,散关、褒城道几乎专用“褒斜道”、“斜谷道”之名,为秦梁交通之重要干线,不再走先秦汉魏以眉县、褒谷之间的褒斜道为干线矣。第728页,已经不再是主要的交通大道了。

唐代君主行幸之途径。自玄宗至唐末,君主因关中事变,南幸山南、蜀中者凡四次,玄宗幸蜀、德宗幸兴元,僖宗二幸兴元(中和年间先幸兴元后幸蜀)。

唐玄宗幸蜀取道散关、河池;归程取道凤翔,散关、凤州以南盖取兴州道经青泥岭,不取褒城道,更不走汉魏古褒斜道。

德宗幸兴元取骆谷道。回程取褒城散关道。史书云循斜谷入,即证明唐人当时即称回车道为褒斜道与骆谷、商岭同视为山南通关中之三大交通干线。而褒斜古道反而早已废弃不置。读《旧唐书·陆贽传》可知,当时唐行在朝廷视褒城、散关道为快速通报信息、仅通王命的唯一一条交通要道。

唐僖宗中和四年西幸成都时,取骆谷道先入兴元。回程则从成都府经兴元府西县(今勉县)。经回车道或者兴州-凤州道而至凤翔,绝非取汉魏古褒斜道而返。光启二年,被田令孜胁迫再幸兴元时,则取道散关,史料则去经斜谷,实质就是古回车道,即凤州梁泉至兴元府褒城的道路。但由于兴元节度使石君涉附逆邠州节度使朱玫,烧毁褒城栈道,只能权经西县出口而到达兴元府,致有山南西道监军严遵美等候车驾于西县的史书记录。返程取道凤翔府,当与第一次回京之路相同。只是在《僖宗纪》中只说明其返程终点到达凤翔府,未明确记录所走为哪条道路。但考察唐三帝(玄宗、德宗、僖宗)四次南幸兴元,往返八程道路,“除去德宗去程及僖宗第一次去程取骆谷道之外,其余六次皆取散关道,无一取(汉魏)褒斜古道者”第732页僖宗两次归程,虽不知取褒城、凤州道,或者取兴州、凤州道,但可以肯定,绝不是取眉褒间之褒斜古道可知也。

        严氏再次考察唐代文士所写诗文中所见行旅所称之“褒斜道”,指出其实际上绝大部分指凤州褒城道而言。如孙樵《出蜀赋》之“出大散关之奥区”,刘禹锡《送赵中丞参山南幕府诗》:“绿树满褒斜,西南蜀路赊。驿门临白草,县道过黄花”。孙赋途经之大散关、刘诗所过的了“黄花”县,均是散关道上的地名也。由此可知,唐文人诗赋中所称“褒斜道”,即是以北魏已来新开之回车道为“褒斜道”,与史料完全符合,更与唐宋人依据当时官方档案材料所编撰的《通典》、《元和郡县志》等官方志书以褒城散关道为所谓的“斜谷大道”相应和,与唐代中期以后栈道修治史所记载中晚唐之叶,从汉中褒城北出秦川之交通,以褒城—凤州—散关驿道为最主要的交通干线完全契合。为何唐人所称之“褒斜道”名实不相符的原因,严氏也援引《石门颂》、《华阳国志》、《三国志》等历史文献证明,汉魏时人,既将褒谷也称斜谷,(《石门颂》“诏书开斜”、《华阳国志》“玺书交驰于斜谷之南”),也将褒斜道专称为“斜谷道”,沿袭到唐世,则也用“斜谷”之模糊称谓去称呼“褒谷”(《元和郡县志》“兴元府褒城县条”称其“当斜谷大路”是其明证也)。同时,最为关键的是,即使是散关、凤州、褒城道的南段,由于其与汉魏古褒斜道之南段完全相同,因此也含糊地称之为“斜谷道”或者“褒斜道”,而汉魏古褒斜道则基本上废弃不通,即使偶而修治之(宝历二年、大中三年),也很快便因为路途险峻、不便于行人、山洪冲毁等原因而惨遭废弃的命运了。从回车道中之“斜谷关”、汉魏真褒斜道上之“河池关”等地名,可以判断,斜谷之西南端有支流偏谷通向凤州梁泉县、河池方向,因而既有北魏回车道之能修治,也是将凤州—褒城道称之为“斜谷(支道)”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散关—凤州—褒城道之连接秦梁蜀之间交通要道的重要地位,从中、晚唐起,一直沿绪到五代、南宋,而且地位越来走越重要,形势越来越显著,五代中原王朝灭割据之西蜀经由此道;南宋抵抗金蒙之南侵,也专注于此道,屯重兵、任武臣、专设利州路以管束之,为入川之大路也。再迄至明清,这条大道又称“连云栈道”,其秦川间交通要路地位的奠定,显然当追溯到唐代。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